东立涞水麻核桃基地
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电话: 18632283585
13400494695
文玩核桃种植技术
文玩核桃嫁接知识
文玩核桃知识
其它
文玩核桃新闻

址址: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娄村乡木井村

电话:18632283585 曹女士

      13400494695 宋先生

QQ:2414112352  2953961087 

微信号:donglimahetao

麻核桃知识
首页 > 麻核桃知识
涞水麻核桃鸡心自白书——我只是鸡心
发布时间:2015-7-23    浏览:2299次

序:相应核桃圈子征文号召,一直想敲点豆腐块出来,无奈最近俗事缠身,一直推迟到现在。瞅瞅时间又是晚11点06分了,想想自己玩核桃的经历,再回想起自己去买核桃的经历,针对现在我文玩市场,于是便有了各位看官眼前的这些个不成文的文字......
时间回到2011年7月底8月初,我还被一层厚厚的青皮裹着,同在一棵树上的果子,我却被我的“父母”上了一层夹板,夹的很不舒服,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,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,我是被夹“大”的。本来我应该有像鸡的心脏一样的漂亮形状,可是现在的我肩膀溜平,挺个大肚,个子却矮了很多,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畸形,只听我的“父母”聊天时说我的肚子越大,我就越值钱。为此,我纳闷,为啥?
有一天,也就是刚到8月份,我最后准备努力完美自己的皮质的时候,被无情的摘了下来。听“父母”们说,这本不是我下树的时候,我就这么被“早产”了,据说我的早产可以让我的“父母”增加收成,我又纳闷了,为啥?
怀着很多个为啥,我被北京来的一腕跟我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带到了十里河,临走时,我不知道我被卖了多少身价,只知道,上了夹板的我和我的同类比往年给我的“父母”带来的收益更高。刚到十里河这里,发现居然有好多个跟我一样的朋友早早的被摆上了地摊,地摊上书三大字:赌青皮。

鸡心老树
“老板,这是啥品种?”
磨盘,瞅瞅,我这磨盘肚大,桩矮,您买了准不吃亏。”
“老板,请个价?”
“您济南来的吧?听您口音就是,我不骗外地人,八百一个果,够便宜了,少一分不卖”
.........
在他们一番讨价还价,我被500元成交,当他们拿刀子把我的外衣剥去时,我真心的感到疼痛,本来我是可以自己脱掉这层襁褓的。在我的疼痛中,他们完成了交易。买去我的仁兄又给我找了一媳妇说是配对,为此疼痛中的我不仅有点沾沾自喜。临离开十里河,我看到很多我的同类,就是那种长的大高个的鸡心,却被丢在一边无人问津。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在树上的时候就被上了夹板了。
买我的这位仁兄带我回济南的路上一直不断盘着我。邻座的一哥们问他,这是啥品种,他竟然告诉别人这是磨盘,我纳闷,我就一鸡心,怎么忽然就变磨盘了?
终于,我被带到了济南的家中,我也有了第一个主人。主人刚带进家门,就给我上了一身叫橄榄油的东西。浑身油腻腻的甚是不舒服,听说这样可以防止我开裂,其实,上油的时候,就别提我有多难过,我也有毛孔,我也要呼吸,我在心里呐喊,主人啊,要是你身上也涂上这么厚厚的一层,你看你难受不难受。
慢慢的,我适应了这种经常上油的生活,主人也像宝贝一样把我整天攥在手里,甚至在开车时,都不忘记盘着我。主人,其实我就是一鸡心,您又何必如此对我?慢慢的,身上开始有了光泽,因为橄榄油的原因,我的身体越发的红了起来,我的主人更加的喜欢我,每天彷佛盘我、刷我成了主要工作。后来在我主人跟他同事聊天时我才知道,我是主人的第一对核桃。
偶然的一次机会,我陪主人去济南英雄山文化市场转悠,我的主人在一核桃摊前显摆我的时候,有位大爷瞅了一眼,问主人“小伙子,这鸡心多少钱请的”?
鸡心?你懂不懂?这个是磨盘”
“呵呵,小伙子,你这是夹板鸡心吧?”听到这话的时候,我忽然开了窍,原来我真的是鸡心?我几乎忘记了我的身份。
“我一千多买的呢,鸡心不是我这型”
“小伙子,你看看,我这才是磨盘”。大爷掏出了他的核桃,我也见识了真正的磨盘。大爷的核桃长的真心像磨盘,小尖,大边,不是很宽,但有厚度,纹路漂亮,颜色像红玛瑙一样,透着光亮。不用主人说,我便自惭形秽了。
随着主人的懊恼和感叹,我的美好生活被丢到了无底深渊,回到家,主人一边在网上查我的身份,一边懊恼不已,终于,我的身份被网上的信息求证,我就是一夹板鸡心。主人把我丢在一边,不再看我,不再摸我,这样的生活一直到我再次被带到英雄山文化市场,我知道,主人是要把我“处理”了,就因为我的身份太低廉。
济南英雄山有一哥们专做文玩核桃,此人个不高,微胖,带一小眼镜,这里的人都喊他“小眼镜”主人把我带到他那,他把我拿在手里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我,一边说“这鸡心夹的,够狠,一百元我收,再多一分我不要,我这里都是高端客户,这样的品种入不了他们眼。”主人怀着谦卑的心情问“那您这里有好品种吗?”“有啊,四座楼、磨盘、苹果园、满天星,就是价格恐怕你接受不了”,听说有磨盘,我瞅了一眼,嘿,这磨盘歪的,纹路也比我好不哪去,比以前遇到的那大爷手里拿的那对差太远。最后,我被一百元的价格抵给了小眼镜,我的主人,确切的说我的第一位主人花了一千八的银子加我换回了一对满天星,我瞅了一眼那星星,肩膀也是平的,桩也矮,莫非,此星与我一样也被夹乎?
从此,不再见我的第一位主人,一直到一年以后,那是后话了。
小眼镜收了我以后,嫌我身上油气太重,颜色也深,因为经常上油,我几乎有点黑了。于是,我被泡在了隔夜的绿茶水中两天两夜,这两天对我来说是个煎熬,我想,无论是谁,在这玩意里泡两天都不会好受了。两天两夜过后,我被拿出来,貌似黑少了一些,于是我被摆在小眼镜的货架上。
一直到有位核桃新手胖哥到来,此人进店时我意识到,我就要换主人了。因为这胖哥的言语里散发的信息让小眼镜感觉他就是新手。“有500块左右的磨盘吗?”胖哥问。
“有啊,拿给你看看”,于是我被拿了出来。
把我接了过去,胖哥的眼神一阵光亮。“上过手?”胖哥问。
“哦,我一朋友的,家里核桃太多,再说最近看上别的品种,让我代卖,他玩的特仔细,你瞅瞅这颜色玩的,多漂亮,这磨盘肚多大,桩也正....”还没等小眼镜说玩,胖哥开口了“多少钱啊”
“最低550,要不是他手头紧看中了别的想换别的,他还不舍得卖,我就帮代卖,我不赚钱。”小眼镜一脸的真诚,大有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感觉。
“能不能便宜点,我真喜欢”胖哥一脸的虔诚。
“少了不卖了,这是磨盘,你出去问问,磨盘在别的地方这价能买到吗?说真的,这核桃我卖不卖都行,本来想要是没收的我就自己留着玩了。多好的一对磨盘啊”小眼镜把我拿在手里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。
......又是讨价还价,我在小眼镜的惋惜声中结束了这场交易,“500,我真舍不得卖,我还要跟朋友解释,要不是看你真稀罕,我就不卖了。本来我能卖1000以上的...”胖哥不等小眼镜说完,立马递上5张毛爷爷如获至宝般屁颠屁颠的把我捧走了。
在胖哥身边的日子也就是半年,这半年中,胖哥也是整日拿我当宝贝一般,我彷佛又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又过上了磨盘般的日子。
胖哥从核桃新手开始过渡,我再次被证实为鸡心。随后,胖哥的手里慢慢的什么麦虎、密纹狮子、苹果园、磨盘...渐渐多了起来,我又被丢在一个盒子里整日不见天光了。直到胖哥遇到一个搞雕刻的爷们,因为我的肚子大,纹路也一般,身上被被雕刻了许多小葫芦和小叶子,并且给我一个名字“葫芦万代”,从此,我搞不清楚我到底是鸡心还磨盘抑或是葫芦万代了。
胖哥也开始学着在网上跟核友们“交流”了。他用苹果园换了有点黄的四座楼。用密纹换了一对不像狮子也不像老虎的狮虎兽,我“葫芦万代”换回来一对满天星。
胖哥拿我去换满天星的时候,我见到了我的第一个主人,或许因为我变成了“葫芦万代”,我的第一个主人竟然没有认出我,于是,我又回到了我的第一个家,又过上了当初“磨盘”的日子。
后记:我只是一鸡心,变来变去,我的本性也是鸡心,可是最后我被玩成了葫芦万代...我不知道我以后会再变成什么。是人们把我丧失了本性,我的身价随着我外形的变化而变化,在市场上,我见过我爷爷辈的鸡心,经过时间的流逝、经过爷爷辈的人对它的爱护和把玩,它才不愧古人对它“丽娴亦佳人,珠光欺宝玉”的评价。或许爷爷辈的人玩爷爷辈的鸡心时真的没上过油、没泡过盐水、没泡过茶水、没刻意的去修饰,或许爷爷辈的鸡心会自豪的说“我只是鸡心”。

标签:鸡心,文玩核桃,麻核桃,磨盘,满天星,苹果园
分享到: